软文发布

高以翔突然离世,给真人秀敲响警钟:别娱乐至「死」

 二维码 1
发表时间:2019-12-13 14:09作者:中科新闻网网址:https://www.zkxw.vip

2019,净是坏消息。

在大多数人沉睡的时候,35岁的高以翔突然离世。

凌晨,大街小巷早已寂寥无人,原来在宁波的某一个角落,《追我吧》还在马不停蹄地录制。

录综艺录出人命,令人唏嘘。

但回顾下过去的综艺事件,好像一直都在给出警示:

13年《中国星跳跃》释小龙一名随行工作人员意外溺水身亡;

14年《中国好舞蹈》在临时看台拍照的观众失足身亡;

杨千嬅在《极速前进》中斗牛时被公牛撞翻倒地;

鬼鬼在《快乐大本营》不慎摔至轻微脑震荡;

《奔跑吧》李晨、邓超、鹿晗等人多次不同程度受伤......

然而每次意外发生没多久就息事宁人,高强度、高难度的真人秀节目依然层出不穷。

直到今天,我们因娱乐而失去了一个优秀的演员。

除了向《追我吧》节目组宣泄愤怒以外,我想,更多人的心中还有好几个“为什么”等待解答。

为什么真人秀敢拿命来玩?

为什么要看真人秀?

为什么明星拿生命做节目?

小编通过搜索资料,找到了部分答案。

01 真人秀为何追求刺激

著名媒体文化批评家尼尔·波兹曼曾说:

娱乐是电视上所有话语的超意识形态。不管是什么内容,也不管采取什么视角,电视上的一切都是为了给我们提供娱乐。

真人秀作为电视节目的一种,其节目宗旨也是娱乐。

真人秀已有20年的历史,一开始由素人出演,随着观众逐渐产生视觉疲劳,发展出了明星真人秀的新形式。

国内真人秀发展初期,通过模仿和引进国外制作模式,推出了《中国好声音》、《爸爸去哪儿》、《奔跑吧》等多档热播节目。

这些成功经验吸引制作组大量跟风,效仿出了《中国好歌曲》、《爸爸回来了》、《极限挑战》等类似的综艺。

缺少创新,跟风从众,导致国内真人秀节目同质化严重。

在激烈的竞争中,节目组会通过邀请大咖、增加游戏难度来争取脱颖而出,达到占据收视高位的目的。

许多真人秀通过“任务”、“线索”等形式为明星设置各种挑战,挑战越刺激,越有吸引力[6]。

《追我吧》也是以高难度的挑战为看点,吸引观众好奇:到底是什么让世界冠军都“受不了了”?

一味追求刺激和博彩,节目对安全隐患的重视越来越小,没出大问题,游戏的难度就敢一点一点往上加。

其实不仅是节目组,学术界对真人秀安全问题的关注几乎也是一片空白。

搜索真人秀相关文献,提及到安全隐患的文献寥若晨星。

大部分的讨论都是如何创新节目形态,留住更多观众。

综艺录制的安全性,远不如节目效益来得重要。

因此针对真人秀的安全问题,需要多方面共同检讨和重视。

02观众的需求

说到底,真人秀设置游戏、营造刺激紧张的气氛都是为了满足观众的某种心理需求。

只要有观众看,节目就会播。

观众看真人秀,尤其是看竞技类真人秀的心理需求主要有两种:待证心理和窥视欲。

待证心理指“人们对某一事物的发展及结果发生好奇时所产生的等待,盼望以致渴望亲自求证结果的一种期待性心理[3]。”

这种心理在观看竞技类真人秀时尤为明显。

有研究者采访过观众看竞技类真人秀的感觉,他们描述说:

“不可预知”、“想看看到底谁能坚持到最后”,“刺激紧张”...

由此可见,节目铺陈悬念、营造的紧张刺激的气氛是为了引起观众注意,并满足他们的待证心理。

胃口吊起来了,为了知道结果把节目看到最后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观众看完了,节目组的目的也达到了。

其次,这类节目还能满足观众的好奇心和窥视欲[1]。

真人秀节目的不可预知性,还原了明星较为真实的一面。

原来遥不可及的明星,在真人秀中的模样和普通人别无两样。

对明星私底下性情的观摩,对观众来说,是揭下了明星神秘的面罩,更近一步了解到自己喜爱的艺人。

此外,有些观众会将自己代入嘉宾的角色,对节目进程作出相应的判断,完成另一种偷窥。

还有的观众是怀着消遣心理[3],期待看到明星幽默的个性和表现来放松身心。

以上的所有,可以统称为观众的娱乐需求。

节目为了满足这种娱乐需求,想方设法制造噱头,不惜用“虐星”这种高风险性的方式,把明星受伤的身体作为节目看点[5]。

2013年浙江卫视《中国星跳跃》节目中,64岁的相声演员牛群从10米高台跳下晕厥。

因后无大碍,节目组把这次冒险渲染成了一则励志故事。

在观众眼里,银幕中的选手从晕厥到醒来,不过是几分钟的事。

看到他最终没事,至多是经历了一场从紧张到舒缓的情绪起伏。

但对于拍摄现场的牛群来说,是真实地经历了生死一刻,这一瞬间的意外可能造成他和工作人员心中一世的阴影。

尽管如此,没出事就不算大问题,节目组怀着这种侥幸心理,一次又一次地触碰人体的极限。

03 明星为何参加真人秀

参加一集真人秀,片酬可能大于或等于一部电影或电视剧。

只要通宵一天,就能拿下平日几个月的工作酬劳,何乐而不为呢?

其次,综艺节目为艺人提供持续性曝光,是新人快速塑造正面形象、红人重塑或提升自身形象的好契机。

比如李晨、郑凯、陈赫、鹿晗等都通过《奔跑吧》积累了新的流量,塑造出努力拼搏的形象。

偶尔,参与综艺也会涉及到明星社会资源的交换。

林青霞拒绝高额片酬,参加湖南卫视的《偶像来了》,就是为了丈夫与芒果V 基金的慈善合作[2]。

那么明星参加真人秀,为何不惜“搭命”也要坚持到底?

先看个例子。

Angelababy录制《奔跑吧》时处于生理期,节目组减少了她下水、被凉水泼身的次数,网上就有人批评说她不敬业、玩不起。

后来她在微博发表声明,跑男团成员纷纷发文力撑,这件事才逐渐平静了下来。

所以为了避免争议,参加真人秀的明星,尤其是新人,几乎不敢喊累。

喊一声累,就承认了放弃,承认了自己比其他人弱,还可能遭受观众争议。

但只要挺过去了,只要还活着,那就是拼搏的代表,是荣耀的象征。

在一档「坚持」与「放弃」分别代表「正能量」和「负能量」的竞赛里,谁还会去在乎比赛的难度呢?

04 安全保障在哪里

一般来说,有安全隐患的节目录制都会配备齐全的安全保障设施。

娱乐法律师李振武在“综艺节目如何保障艺人安全”上提出了5个要素[4]:

购买商业保险、安排驻组医护人员、节目设计注意可行性、经纪人对艺人的日常关心、进组前的身体检查。

前两项是基本的安全保障要求,但许多节目现场的医护人员形同虚设,或根本没有,因此发生危险时无法第一时间提供救治。

录《追我吧》时,高以翔晕倒10分钟后医务人员才赶过来,已经失去了黄金救治时间。

因为节目组医护人员安排不当,才发生了令人悲痛的惨剧。

再而,经纪人若对艺人身体情况有所把握,能提前做好防范准备,或许又能避免意外发生。

最后,节目组若在录制前对所有艺人进行基本的身体检查,也许又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然而逝者已矣,有些错误注定无法挽回。

根据杠杆原理,当利益最大化时,风险也会最大化。

真人秀若一味追求收视率而忽略嘉宾的人身安全,终将得不偿失。

愿高以翔的离去是给真人秀最后的警醒。

在追求娱乐之前,首先要防范于未然。

不然就会像尼尔·波兹曼所警示的那样,我们终将:

娱乐至「死」。

*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参考文献:

[1]郭梦杉。《奔跑吧》真人秀类节目观众心理分析

[2]李群。形象与资本:真人秀节目中明星形象的价值研究

宋佳仪。我国真人秀节目的受众心理探析

[3]宋佳仪。我国真人秀节目的受众心理探析

[4]吴龙珍。专业律师解读,综艺节目如何保障艺人安全

[5]张新英。回眸与展望:中国真人秀节目的历史、现状与未来

[6]祝阳,胡悦。对电视户外真人秀节目热播的冷思考 ——以《奔跑吧,兄弟》《极速前进》等为例

打赏本站

新闻导航

娱乐新闻

体育新闻

财经新闻

科技新闻

历史新闻

汽车新闻

房产新闻

时尚新闻

健康新闻

教育新闻

女性新闻

男性新闻

两性新闻

情感新闻

育儿新闻

游戏新闻

互联网新闻

软文广告发布,百度秒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