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文发布

审美愉悦和娱乐性愉悦的区分对人生和艺术创作有哪些启示!

 二维码 1
发表时间:2019-12-13 14:08作者:中科新闻网网址:https://www.zkxw.vip

审美愉悦和娱乐性愉悦的区分对人生和艺术创作有哪些启示!!!      由于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有着决定性的作用,所以,在人追求物质欲望满足的呼声高过一切的市场经济年代,谈论衣食住行和行乐的方式一定比谈论“真美”更容易博得众多人的附和。因为,商品时代的现实向人们灌输的利益高于一切的思想,已经让人们养成了用功利的眼光看世界的习惯。但当我们住豪宅,开好车,吃山珍海味仍觉心情郁郁、孤独难耐的时候,说明还有另一种更弥足珍贵的东西在击打我们的灵魂。这种弥足珍贵的东西不是别的,就是人类对美的事物的不倦追求。如果我们能顺着审美愉悦和娱乐愉悦的不同本质,去回应一下那来自心灵的最深层的呼唤,也许会让我们的人生在充满商业气息的现代社会中能找到另一种寄托,从而改变我们原本业已认定的生活态度和信念。

我们普遍地知道,审美地生存应该是人类生存的最高目标,但对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并不清楚有多少困难要克服,有多漫长的道路要走。它需要唤起人类最彻底的觉悟和自觉,包括对美的事物的认识的觉悟和自觉。如果将人生的追求具体化,那么,自由并愉快地生活着,应该是人类追求的最高目标。而自由、愉悦和美在本质上是相通的。因为,所谓的自由,就人与自然及社会的内在联系而言,至少有三层含义:一是指人对客观必然规律的掌握和运用,它与人的创造性活动相联系,并且是感性具体地表现在人的创造性活动之中,当人对客观必然性规律的掌握和运用在人们的眼前具体地表现为一种创造性的活动时,人往往就是自由的,而自由本身也构成了美。二是指人对他的活动和与他生活有关的种种事物,不再仅仅看作是维持肉体生存的手段,而且看作是他创造性自由活动的表现,即完全超出肉体生存需要的满足,脱离了动物的本能需要。三是指人既是个人的,又是社会的,自由必须是个人与社会的统一。每个人都可以有他的个性、爱好,各种欲望、要求、理想等,也都需要求满足。但人又是社会的人,他生活在一定的社会之中,他的自由往往又受到社会各种因素的制约,因此,个人的要求如果与制约这种要求的社会不能统一,自由也是无法实现的。由此可见,真正的自由是远离功利的,因而也就是美的,这与兼具功利特质的娱乐并不完全相同。    同时,由于人的生存的价值取决于生存的态度,生态之美就成了美的最高范式。而在生态美学的视域里,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是自由的。也只有在生态美的王国里,事物之间才能既彼此依存,又相互独立,既尽显个性之美,同时又受周围的外界因素的不同程度的制约,个体的各种欲求也因系统的正常运转而得到充分满足属性才能得到最终确立,自由所特有的一切属性才能得到充分体现。在生态美的环境中,人因自由而美,美因自由而显,这个时候,审美愉悦就完全是自发的和非功利的。也只有在这时候,人类才能悟到生和死都是生态系统中自然而然的现象,无论是贫穷、富有,长命、短寿,名声显赫,还是默默无闻,其实都是假象,至真至纯的,是我们在自然中生长,我们终归要回到自然中去,来时一无所有,去时,我们也不可能带走什么。每一个人的生命历程,只是自然生态运动中的一朵小花,我们不能阻止花开,也不可能阻止花落,为什么我们不在花开的时候尽情享受花开带来的乐趣,在花落的时候感谢自然将生命收回?而非要去阻挡本不应阻挡,其实也无法阻挡的生态进化潮流呢?

同样的,由于审美愉悦和娱乐性愉悦在表现形式上有明显的区别,这些区别又最多地表现在美感与快感的界限上,因此,根据以上我们所论述的审美愉悦与娱乐性愉悦的本质的这些不同,我们可以确定,在艺术创作实践中,我们应该树立并遵循一些更富价值和启迪意义的创作观念,这些观念主要包括:①艺术家们在进行艺术创作时,在努力追求审美愉悦的同时,适当地表现生理快感的内容,让一定的生理快感参与到艺术创作和鉴赏之中是可取的,但,由于艺术是美的事物的杰出代表,它必须保证美的属性和本质得到最大化的彰显。如果在艺术作品中过多的表现性感和生理快感的内容,使欣赏者在欣赏艺术时,过多地将注意力放在自身或自身的感官上,就会削弱艺术的审美效果,最终使艺术变得庸俗而无法登大雅之堂。②为了使艺术作品成为真正的美的范式,艺术家们在进行艺术创作时,一定要处理好对欣赏者注意力的引导这个问题,努力使作品有吸引受众注意力的魅力,从而将欣赏者的注意力完全吸引到客体上面而不是引至主体自身。在具体做法上,可采取诸如在艺术创作时应尽量以表现视听形象为主,对引起视听之外的其他感官快慰的因素的表现应尽量减少或避免;在进行艺术创作时,应把如何将观众的注意力吸引到艺术作品所描绘的境界中来当作艺术的重点工作,而不能对此视而不见,而让观众在欣赏艺术品时,很自然就把注意力集中在自身,而无法对艺术作品倾注自己的热情和信心。③艺术家在进行艺术创作时,要自觉遵守艺术“无目的的合目的性”的非功利原则,不能为了某种明确的功利,如为财、为名等才去进行艺术创作,以保证艺术创作动机的纯结性。在艺术作品所表现的题材和内容上,要努力做到使艺术的非功利因素在作品中占据压倒功利性因素的优势等。

由于在现实生活中,人既是理想的追求者,也是现实的实践者,要使一个人完全摆脱生存的功利性而只保留精神的非功利性是不可想象的。应该承认,在人的身上,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均不可或缺。这两种需求往往既互为补充又互为矛盾,是一个统一体。如果两方面的要求都得到满足,人就会有舒适感。如果人只获得了某一方面的满足,而另一方面的需求却严重缺失,就有可能导致人心身发展的不平衡,最终使人变成要么充满兽性,要么是空想主义者。学会娱乐和游戏,是人类向兽性告别,进化成人的一种标志。娱乐性活动所带来的愉悦,严格意义上说,它展示的是一种人兽合体的意象。人既有对美追求的本能,也有对快乐追求的本能,判断一种愉悦是审美的还是娱乐性的,正确的方法是:当我们对这种愉悦进行审视时,如果我们发现愉悦的源泉来自视听虚象或实象,而我们在观照时,我们的注意力较集中地倾注在对象身上而忘掉主体自我,那么它就属于审美的;如果我们快乐的源泉不是来自视听形象,而是形象所带来的诱惑,而且,这时候我们注意力的焦点也不在对象身上,而在自己身上或自身的某个感官器官上,我们此时只知有我,不知有他,那我们获得的,就不会是美感,而是娱乐性愉悦。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艺术创作不能也不应完全排斥娱乐性内容和目的,在艺术创作中适当地追求娱乐性价值是有积极意义的,例如,闻花的香可以强化对花的视觉美感。但,前提是这种花的香味必须是适度的,如果花的香味太浓,人注意的只是花的味道,以及自己是否受得了这种味道,而对花的形态、色彩一点也不注意,那他就不是在审美而是在获取感性认识。同样,如果在审美过程中,过分地重视人的感官的满足,尤其是视听之外的生理快感的满足,让那些对性、对其他感官的刺激的因素的参与压倒了视听参与,就会喧宾夺主,导致人在审美时注意力定位不当。如果人的注意力不在对象,而在自身或自身的感官上,人对对象的捕捉不用视听感官,而用其他感官,那么美感产生的前提也就丧失了,取而代之的,将是娱乐性愉悦或者生理快感。    在当前市场经济形势下,呼吁“为艺术而艺术” ,“为美而美”并不合时宜,但真正的艺术家必须有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有执着的美的信念,能够坚持原则,不怕困难,在利诱面前不为所动,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希望创作出属于这个时代的真正美的艺术作品。    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同其他生态因子的发展规律一样,都有一个由低级向高级、由简单到复杂的过程。可以说,娱乐性是人摆脱动物的务实性本能而逐渐向审美性过渡的中间环节,也是人类与动物分化的一个分水岭。当人学会了娱乐,人的意义就开始得到彰显,而当人在娱乐时充分展现的是自由的心性,那他传达的就是美的符号。我们不排斥人的娱乐性需求,只是在对这种娱乐进行欣赏时,千万不要忘记,一定要使视听感官的作用明显大于和多于其他感官,使自己的注意力注意对方更胜于注意自我,只有这样,我们所做的观照才是在审美,由此获得的感受也才是审美愉悦。    从娱乐性愉悦走向审美愉悦,体现的是人类生存状态境界的提升。在艺术实践中,要完成这项工作,观念的树立可能很难,但操作方法却不复杂,只要在艺术品的创作中尽量减少其他生理感官参与的成份,不断加大视听感官的组织功能就可以了。

由于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有着决定性的作用,所以,在人追求物质欲望满足的呼声高过一切的市场经济年代,谈论衣食住行和行乐的方式一定比谈论“真美”更容易博得众多人的附和。因为,商品时代的现实向人们灌输的利益高于一切的思想,已经让人们养成了用功利的眼光看世界的习惯。但当我们住豪宅,开好车,吃山珍海味仍觉心情郁郁、孤独难奈的时候,说明还有另一种更弥足珍贵的东西在击打我们的灵魂。这种弥足珍贵的东西不是别的,就是人类对美的事物的不倦追求。如果我们能顺着审美愉悦和娱乐愉悦的不同本质,去回应一下那来自心灵的最深层的呼唤,也许会让我们的人生在充满商业气息的现代社会中能找到另一种寄托,从而改变我们原本业已认定的生活态度和信念。 我们普遍地知道,审美地生存应该是人类生存的最高目标,但对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并不清楚有多少困难要克服,有多漫长的道路要走。它需要唤起人类最彻底的觉悟和自觉,包括对美的事物的认识的觉悟和自觉。如果将人生的追求具体化,那么,自由并愉快地生活着,应该是人类追求的最高目标。而自由、愉悦和美在本质上是相通的。因为,所谓的自由,就人与自然及社会的内在联系而言,至少有三层含义:一是指人对客观必然规律的掌握和运用,它与人的创造性活动相联系,并且是感性具体地表现在人的创造性活动之中,当人对客观必然性规律的掌握和运用在人们的眼前具体地表现为一种创造性的活动时,人往往就是自由的,而自由本身也构成了美。二是指人对他的活动和与他生活有关的种种事物,不再仅仅看作是维持肉体生存的手段,而且看作是他创造性自由活动的表现,即完全超出肉体生存需要的满足,脱离了动物的本能需要。三是指人既是个人的,又是社会的,自由必须是个人与社会的统一。每个人都可以有他的个性、爱好,各种欲望、要求、理想等,也都需要求满足。但人又是社会的人,他生活在一定的社会之中,他的自由往往又受到社会各种因素的制约,因此,个人的要求如果与制约这种要求的社会不能统一,自由也是无法实现的。由此可见,真正的自由是远离功利的,因而也就是美的,这与兼具功利特质的娱乐并不完全相同。    同时,由于人的生存的价值取决于生存的态度,生态之美就成了美的最高范式。而在生态美学的视域里,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是自由的。也只有在生态美的王国里,事物之间才能既彼此依存,又相互独立,既尽显个性之美,同时又受周围的外界因素的不同程度的制约,个体的各种欲求也因系统的正常运转而得到充分满足属性才能得到最终确立,自由所特有的一切属性才能得到充分体现。在生态美的环境中,人因自由而美,美因自由而显,这个时候,审美愉悦就完全是自发的和非功利的。也只有在这时候,人类才能悟到生和死都是生态系统中自然而然的现象,无论是贫穷、富有,长命、短寿,名声显赫,还是默默无闻,其实都是假象,至真至纯的,是我们在自然中生长,我们终归要回到自然中去,来时一无所有,去时,我们也不可能带走什么。每一个人的生命历程,只是自然生态运动中的一朵小花,我们不能阻止花开,也不可能阻止花落,为什么我们不在花开的时候尽情享受花开带来的乐趣,在花落的时候感谢自然将生命收回?而非要去阻挡本不应阻挡,其实也无法阻挡的生态进化潮流呢?

同样的,由于审美愉悦和娱乐性愉悦在表现形式上有明显的区别,这些区别又最多地表现在美感与快感的界限上,因此,根据以上我们所论述的审美愉悦与娱乐性愉悦的本质的这些不同,我们可以确定,在艺术创作实践中,我们应该树立并遵循一些更富价值和启迪意义的创作观念,这些观念主要包括:①艺术家们在进行艺术创作时,在努力追求审美愉悦的同时,适当地表现生理快感的内容,让一定的生理快感参与到艺术创作和鉴赏之中是可取的,但,由于艺术是美的事物的杰出代表,它必须保证美的属性和本质得到最大化的彰显。如果在艺术作品中过多的表现性感和生理快感的内容,使欣赏者在欣赏艺术时,过多地将注意力放在自身或自身的感官上,就会削弱艺术的审美效果,最终使艺术变得庸俗而无法登大雅之堂。②为了使艺术作品成为真正的美的范式,艺术家们在进行艺术创作时,一定要处理好对欣赏者注意力的引导这个问题,努力使作品有吸引受众注意力的魅力,从而将欣赏者的注意力完全吸引到客体上面而不是引至主体自身。在具体做法上,可采取诸如在艺术创作时应尽量以表现视听形象为主,对引起视听之外的其他感官快慰的因素的表现应尽量减少或避免;在进行艺术创作时,应把如何将观众的注意力吸引到艺术作品所描绘的境界中来当作艺术的重点工作,而不能对此视而不见,而让观众在欣赏艺术品时,很自然就把注意力集中在自身,而无法对艺术作品倾注自己的热情和信心。③艺术家在进行艺术创作时,要自觉遵守艺术“无目的的合目的性”的非功利原则,不能为了某种明确的功利,如为财、为名等才去进行艺术创作,以保证艺术创作动机的纯结性。在艺术作品所表现的题材和内容上,要努力做到使艺术的非功利因素在作品中占据压倒功利性因素的优势等。    由于在现实生活中,人既是理想的追求者,也是现实的实践者,要使一个人完全摆脱生存的功利性而只保留精神的非功利性是不可想象的。应该承认,在人的身上,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均不可或缺。这两种需求往往既互为补充又互为矛盾,是一个统一体。如果两方面的要求都得到满足,人就会有舒适感。如果人只获得了某一方面的满足,而另一方面的需求却严重缺失,就有可能导致人心身发展的不平衡,最终使人变成要么充满兽性,要么是空想主义者。学会娱乐和游戏,是人类向兽性告别,进化成人的一种标志。娱乐性活动所带来的愉悦,严格意义上说,它展示的是一种人兽合体的意象。人既有对美追求的本能,也有对快乐追求的本能,判断一种愉悦是审美的还是娱乐性的,正确的方法是:当我们对这种愉悦进行审视时,如果我们发现愉悦的源泉来自视听虚象或实象,而我们在观照时,我们的注意力较集中地倾注在对象身上而忘掉主体自我,那么它就属于审美的;如果我们快乐的源泉不是来自视听形象,而是形象所带来的诱惑,而且,这时候我们注意力的焦点也不在对象身上,而在自己身上或自身的某个感官器官上,我们此时只知有我,不知有他,那我们获得的,就不会是美感,而是娱乐性愉悦。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艺术创作不能也不应完全排斥娱乐性内容和目的,在艺术创作中适当地追求娱乐性价值是有积极意义的,例如,闻花的香可以强化对花的视觉美感。但,前提是这种花的香味必须是适度的,如果花的香味太浓,人注意的只是花的味道,以及自己是否受得了这种味道,而对花的形态、色彩一点也不注意,那他就不是在审美而是在获取感性认识。同样,如果在审美过程中,过分地重视人的感官的满足,尤其是视听之外的生理快感的满足,让那些对性、对其他感官的刺激的因素的参与压倒了视听参与,就会喧宾夺主,导致人在审美时注意力定位不当。如果人的注意力不在对象,而在自身或自身的感官上,人对对象的捕捉不用视听感官,而用其他感官,那么美感产生的前提也就丧失了,取而代之的,将是娱乐性愉悦或者生理快感。    在当前市场经济形势下,呼吁“为艺术而艺术” ,“为美而美”并不合时宜,但真正的艺术家必须有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有执着的美的信念,能够坚持原则,不怕困难,在利诱面前不为所动,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希望创作出属于这个时代的真正美的艺术作品。    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同其他生态因子的发展规律一样,都有一个由低级向高级、由简单到复杂的过程。可以说,娱乐性是人摆脱动物的务实性本能而逐渐向审美性过渡的中间环节,也是人类与动物分化的一个分水岭。当人学会了娱乐,人的意义就开始得到彰显,而当人在娱乐时充分展现的是自由的心性,那他传达的就是美的符号。我们不排斥人的娱乐性需求,只是在对这种娱乐进行欣赏时,千万不要忘记,一定要使视听感官的作用明显大于和多于其他感官,使自己的注意力注意对方更胜于注意自我,只有这样,我们所做的观照才是在审美,由此获得的感受也才是审美愉悦。    从娱乐性愉悦走向审美愉悦,体现的是人类生存状态境界的提升。在艺术实践中,要完成这项工作,观念的树立可能很难,但操作方法却不复杂,只要在艺术品的创作中尽量减少其他生理感官参与的成份,不断加大视听感官的组织功能就可以了。

打赏本站

新闻导航

娱乐新闻

体育新闻

财经新闻

科技新闻

历史新闻

汽车新闻

房产新闻

时尚新闻

健康新闻

教育新闻

女性新闻

男性新闻

两性新闻

情感新闻

育儿新闻

游戏新闻

互联网新闻

软文广告发布,百度秒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