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文发布

人们生活中的娱乐需求越来越大,这是一个不容争辩的现象!

 二维码 5
发表时间:2019-12-13 14:08作者:中科新闻网网址:https://www.zkxw.vip

网游和无线增值曾经是拯救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关键举动。“在西方人早将互联网看成是生产力工具的年代,中国人更多的是把互联网当成好玩的玩具,在这样的网民结构中,网吧成了娱乐场所。”Mull He认为网络和娱乐本身就是一对孪生兄弟,互联网的本性就是娱乐。他还认为,是“三低”(年龄低、收入低、文化水平低)人员支撑着中国的互联网。这种说法的实质是对中国文化的无知,更是对时代特征的不解。普遍娱乐化决不是中国特色,而是新媒体时代的一种大趋势。中国互联网用户中“三低”人员较多,这与整个中国人口中的“三低”人口的比例较大是有必然关联的。这恰好证明了另外一个论点:互联网对用户的知识、经历、出身等没有天然的壁垒,这正是新媒体开放性的重要特征。新媒体时代,人们生活中的娱乐需求越来越大,这是一个不容争辩的现象,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物质生活得到一定程度满足后必然出现的现象。

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曾经就人的需求层次做过专门的研究。娱乐性的生存需要,乃是生理上的需要和安全上的需要得到满足的情况下的更高级需求(情感上的需要)。当然,从马斯洛五个层次的基本需求结构中是难以给娱乐化的生存需要找到准确位置的。尤其是在新媒体时代,人的虚拟存在与现实存在在一定程度上并不十分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人的自我分化(现实自我和虚拟自我)对新媒体时代人的生存状况产生了重大影响。网络游戏、恶搞、严肃新闻的媚俗化、符号化生存和人对“标识性”的外在事物的过分看重等,这些文化现象是对新媒体时代人类生存的泛娱乐化的印证。

信息传播和接受不一定是为了某种行动指南、知识要诀或者行为准则,无目的的目的性成为这一时代的显要特征。娱乐是人们在满足基本物质需求之外的更高层次的需求。马克思在《德意志帝国国会中的普鲁士烧酒》中谈到“烧酒是糟糕的”时候说道:“以往每逢举行娱乐活动,最后总是喜气洋洋地结束,很少发生越轨行为,当然,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也常常动起‘Kneif’(刀子,英语是knife),现在每逢举行娱乐活动,人们就大吃大喝,结果总是发生殴斗,闹得每次都有人在刀下负伤,因刀伤致死的事件也2016年第1期(总第247期)越来越多了。

[2]酒醉的特性完全变了。新媒体时代娱乐的功能发生了变化。不但娱乐逐渐丧失了“发挥社会主义积极性”的功能,同时对生活的趣味也并没有增加更多的养分,甚至有波兹曼所言的“娱乐至死”的危险。马克思所描述的那种“醉酒状态”的娱乐,是一种非理性状态下的冲动。烧酒使人们肉体致伤,而新媒体时代的娱乐,除了使肉体受到伤害外,还使人们的目光变得失去灵性、心灵失去诗意,意志萎靡几近成为新媒体时代人们沉浸于各种娱乐消费的主要表征。本文主要从全媒体娱乐精神、游戏、文化消费主义三个维度来简要论述新媒体时代的普遍娱乐化浪潮。新媒体时代的媒体娱乐精神指的是整个人工环境已经媒介化;在社会环境全部媒介化的情况下,媒介更多地以娱乐的形式参与信息传播与信息创生。

新媒体时代的全民娱乐与全媒体娱乐是两个相辅相成的东西:全媒体为全民娱乐营造传播技术环境;而全民娱乐为全媒体娱乐表达创造需要和源源不断的动力。一切文化形式的娱乐化倾向在当前表现为四个主要的特征:(一)新媒体的夸张叙事。时下的媒体,极少有专门为了通信和交流的目的而设计、开发的。传播介质的附加功能远远大于它的信息交流功能。德波说:“在当下,时尚本身,从服装到音乐都停止发展了。当下就是想要忘记过去,同时似乎对未来不再抱有幻想。对当下的制造要通过信息的不间断流通来实现,而这些信息总是围绕可数的那几类无足轻重之事展开。这些无足轻重之事被狂热地宣称为重大发现。”[3]把细微的事件扩大,从而把过去一直认为严肃而重大的政治、经济事件的信息湮没,成为全媒体时代的重要变数。那种“无足轻重”的街头巷尾的谈论,以及发生在偏僻陌生之地的离奇怪诞之事,在全媒体时代被推到了媒介的屏前。这是普遍娱乐化的第一个倾向。

打赏本站

新闻导航

娱乐新闻

体育新闻

财经新闻

科技新闻

历史新闻

汽车新闻

房产新闻

时尚新闻

健康新闻

教育新闻

女性新闻

男性新闻

两性新闻

情感新闻

育儿新闻

游戏新闻

互联网新闻

软文广告发布,百度秒收